悼念傑克

 

    自從幾個月前,傑克從旭海被洵宜買回來,對我來說,他就已經不是隻普通的老鼠。他的價值也不再只是幾十塊新台幣。嚴格說來,他不是四隻腳走路的老鼠,他是兩隻腳的獨特生命,在籠子裡,他活蹦亂跳,在箱子裡,他不斷以兩隻腳站著,期待看到外面多元的世界;當我們讓他到外面來,桌上,床上,我們的手上,腳上,他總是不停的往他未知的世界去探索,似乎有永遠用不完的精力與無窮盡的好奇心,想要了解這個奇妙的世界。

    在他短短幾個月的日子裡,他就是這麼生活著,無憂無慮,快快樂樂,也永遠充滿活力。

    在那段日子裡,他陪伴著我們,有過無數歡笑,雖然也曾經跑到別人房間,造成我們的難過與別人困擾。但,一直,他進入我們生命中,就已經帶給我們不同的價值。

    他的不幸是這樣發生的。當有一天,我們發現他竟然會衝動的跑到另一隻我們也一直認為是公的米奇身上,騎上去…似乎在交配…除了趕快把他們分開,我們也尋找對策,似乎只能暫時讓他們分房睡,以免他們生出一堆後代來。但是,隔著籠子他們竟然還是時常會嘴對嘴、鬍子碰鬍子的互相親親,我想,他們戀愛了。

    因此,我們認為讓他們分房睡,並不是解決之道,我們當然希望他跟米奇幸福的在一起,能快樂的一起玩耍甚至體驗生命中的奇妙結合;洵宜最後得知,老鼠也可以結紮,就想著要帶他去結紮。

    期末考的忙碌,讓我們暫時沒空理這件事,但就在1/20晚上,MSN上洵宜告訴我,明天要帶他去結紮,1000元。起初我是覺得這麼貴,不值得,而且我也覺得,偶爾讓他們生個一兩窩,還可分送朋友,也是不錯的。

    不過想一次可能有一二十隻,養起來還是麻煩,所以就沒有堅持要給他們生。但是,其實我心裡還是有點反對結紮,總是覺得有危險,而且老鼠生命不長,希望他們有後代可以讓我們持續更思念著他們。

    甚至,在往醫院的路上,我還想過,如果上帝創造他們,也是要他們繁衍後代,那又有何不可,我們為何又要違背上帝的創造?但,這樣的話畢竟沒有說出口,現在想來,讓我有點後悔。

    到了醫院,我甚至還有衝動讓傑克跟米奇作最後一次的親密接觸.,,希望他們有留後,但一樣擔心養不完後代,當他們開始要發生關係,動了一兩下,就將他們分開了。還好我有回去拿相機,幫傑克紀錄了最後的一些影像。但傑克實在好動,幾乎很難好好的幫他照一張不會晃動的相片。不過也是攝了影又照模糊的相片。

    十點多,醫生忙完其他事,就要幫傑克動手術了。麻醉以後,傑克就不會動了,總算可以很近的拍他的照。手術時其實還蠻可怕的,看到那麼小的動物,竟然還被切開留那麼多血,老實說,越看也越覺得擔心,但醫生都一直給我們看,他還有呼吸,他還仍然好好的。過了好一會,手術總算完成了,醫生幫傑克打兩支退麻醉的葯,我們到醫院樓下慢慢照顧傑克,他總算慢慢醒了,慢慢有反應了,老實說,不安的心總算放下了。但是,由於天氣變冷了,擔心他回家的路上吹到風,體溫撐不住,會失溫;於是我們在醫院待了半個多小時,希望等他穩定點在回家。

    我想,回家的路上對傑克來說也是一大折磨,雖然籠子上蓋著布,但還是吹著風;雖然我盡量騎得慢,但車子的震動、不平的路,對他來說應該也是很大的不舒服。而且我希望震動小,騎了近二十分鐘才到安平的家。現在想來,這對他來說真是大折磨呀!

    回到家,慢慢的,終於看到傑克全身都恢復知覺了,他已經能走路,雖然搖搖晃晃,但他不改本性,即使身上的傷很大,他依然好動,希望到處走到處看。我們擔心木屑感染傷口,幫他換上一堆小棉花球在籠子裡。希望能讓他保暖又不因為摩擦傷口那麼疼痛。後來想想,這對他來說,應該還是很冷。

    我們也給他好吃的瓜子,他很快就吃個精光,看來,他已經恢復好動、愛吃的那個樣子了,心裡總算更放下心了。

    然而,晚上十一點多,當時我正在員林分局處理交通事故,一聽到這樣的消息,我簡直難過得要哭了。天阿,傑克,我這輩子從沒這麼難過過!原來,我有這麼的愛他!

    今天的車禍和傑克的事情,兩邊的衝擊,讓我終於體會到人的渺小,人的有限性,人總自以為可以決定一切,可以幫老鼠決定他們不要生了,以為自己開快車也都在自己掌控內,我們到底把上帝放在哪呀!我們真的自以為自己的自由意志就可以操控一切嗎?如果再來一次,寧可花多些時間養這群小老鼠,也不要讓傑克挨這一刀了。但,這一切都晚了,時間,是人的有限性所無法超越的,過去的事情,就無法挽回了。我們只有更謙卑的面對以後的世界,對於動物,寵物,我們也不該過分幫他們決定,只有上帝才是一切主宰。

    如今傑克走了,這一晚,是我最難熬的一晚,已經忙到一直打哈欠,一點多回到房裡,卻還是睡不著,兩點多終於睡著一下,兩點半卻又在朦朧的夢境中驚醒。我一直禱告,求上帝饒恕我的罪,也感謝上帝讓我一切都平安,大家車禍都沒啥大傷,也求上帝讓傑克天堂的日子快樂。多期待在夢裡,能再見到傑克一面,這隻聰明、活力的小傢伙。

    如今,我想,一定是在天國有人想有隻好動物陪伴他,跟上帝申請了,上帝才派傑克上去陪他的,傑克天上的日子,一定也仍然充滿好奇與活力去經歴一切美好事物。

    傑克短短幾個月的一生,雖然不長,但他帶給我的陪伴與幫助,確實讓我學了很多東西,我想,他是上帝派給我的天使,在他這麼短的日子裡,讓我學習到人的有限,我們不只不能決定替上帝做決定別人的事,也不該為別的受造物決定他們的命運,別以為人類多行,我們是有限的。

    傑克一生雖然短暫,卻充滿意義,他不只陪伴我們,也透過跟他的互動,我們學了很多事情,特別是這一課。感謝傑克教我們這麼多,也對傑克很抱歉,上帝呀,我們犯了罪,我們自以為能操控別人的生命,到頭來受傷的不只是別人,我們的內心也被深深的畫上一刀,而這一切,都只能求主憐憫,求主親自安慰人的心,因為我知道,這樣的痛苦,若不是聖靈,沒有一個人有能力來安慰。

    學習這功課,代價這麼大,心這麼痛,這是我們的軟弱,也是我們的罪。求主你親自除去。

    到現在我還很難接受這一事實,多希望回到台南,看到的是隻活蹦亂跳的傑克,多希望這一切只是洵宜對我的戲弄。

    到現在,還是睡不太著,不太願意接受這事實,但也感謝上帝讓我們車禍中一切平安,這是上帝給我不幸中的大幸。這兩件事情,在我滿25歲的生日前發生,難道就是我二五歲的生日禮物、上帝要給我的教導。若是,我虛心接受,但求主讓我降服在他的權威下,不要再一再自以為是,一再犯下這樣的罪行。上帝,求你真的成為我生命的主宰,帶領我一切

    上帝,也求你繼續照顧傑克,直到世界的末了,直到永永遠遠。

 

                          寫於20060122睡不著的夜裡兩點半到三點三十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妮子 的頭像
小妮子

小妮子小日記

小妮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